Zero Gravity (四, 極致的另一面)

Blog about the brand

Zero Gravity (四, 極致的另一面)

幾年前, 看了一Avicii 的紀錄片

一些他生前的訪談

有一句話, 到今天我還時常想到

I am playing near death (我玩的接近死亡)

這句話真正在講的

是一個創作者追求極致, 追求完美的那個頻率

會到心流的頂, 進入心流已經是一個境界

再到這個境界的頂

進入一個忘我的時空

忘我, 極致, 快樂, 勝利, 嗎啡, 慾望, 性愛

 

到了頂, 要爆之前

極致就是death, 因為極致也是空無

_______

 

或許, 這一切都是公平的

到了最快樂的頂, 一定也會到最悲傷的頂

 

創作者會懂, 創業家會懂, 有理想的人都會懂

到了一個程度的頂, 一定有相同程度的失落

 

或許

在追求極致裡, 要時常看到最一開始的自己

最一開始的那個熱情

很快樂, 進入心流的快樂

或許這是人真正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進入過的人會懂

 

Love what you do, and accept the good and bad.

 

在零的境界裡, 再去尋求另一層面的極致

 

Blog